鲁甸县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区县旅游   > >  鲁甸县
踏雪迎春|大山深处的梦想客栈
发布时间:2017/12/25 10:20:45来源:本站作者:管理员 浏览次数:1024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当前,脱贫攻坚已进入攻城拔寨、啃硬骨头的关键期、冲刺期。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脱贫致富终究要靠贫困群众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来实现。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在各级党和政府的帮扶指导下,积极发挥广大贫困群众的首创精神,让他们的心热起来,让他们的力聚起来。靠辛勤劳动、靠信心智慧来改变贫困落后面貌,是啃下脱贫攻坚这块硬骨头的唯一出路。

  中国乡村之声推出脱贫攻坚系列报道《踏雪迎春》,今天请看第一篇:大山深处的梦想客栈。

  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三年前的一场地震让人们记住了这里。如今,恢复重建与脱贫攻坚在这里同步进行。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与贫困做斗争的呐喊从连绵起伏的乌蒙山中不断传出。


2017年12月7日下午,在向导王安国的带领下,我们前往甘红的家,甘红在家里开了客栈。

王安国:马上就到甘家镇社区了,这个社区是整体搬迁过来的,是一个新建的小区。前面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甘红的家。

王安国说,甘红算是甘家镇社区里见识比较多的人。

王安国:甘红,记者来采访一下你。

披着棉衣,甘红从沙发上醒来。

甘红:不好意思,今天太累了。今天入住的客人多,家里客人也多。


和煦的阳光洒进来,照在她的脸上,照在客栈里那些鲜艳的花儿上,温暖恬静。每一天,甘红都希望自己越忙越好,因为客栈里的客人越多,还清修客栈的贷款就越早、越有希望。


甘红:这次天灾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如果没有这次地震,我不会回到家乡来生活的。

甘红所说的天灾,是鲁甸人挥之不去的记忆。

2014年8月3日16点30分,突如其来的强烈晃动打破了鲁甸县龙头镇的宁静。

倒塌的房屋、凌乱的瓦砾、被埋的农田、逝去的亲人......一场地震,改变了所有鲁甸人的命运,改变了甘红的人生轨迹。


甘红:我们家房子也损毁了,土地被埋了,花椒树也没有了,几乎没剩多少东西了。

度过了惊魂的震后几天,和很多人一样,甘红一家在安置点里惴惴不安,“房子毁了,以后住哪里?花椒树毁了,以后靠什么生活?”

甘红:小妹还在上学,弟弟还小,很担心他们,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生活,感觉自己挺蒙的。


2015年1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前往鲁甸慰问受灾群众,总书记的到来,令大家心里暖暖的。

习近平:灾难带来了悲痛,我们要克服困难,重建家园。

甘红母亲:总书记都来看我们,我们很高兴。


“大寒节令送大爱,龙头喜降丰年雪。千家万户曈曈日,十万乌蒙尽开颜”。一栋栋崭新的民居,在鲁甸,在龙头山相继拔地而起,甘红一家也搬进了新居。


甘红:我们老百姓不能“等、靠、要”,大家都是尽量在寻找一些能赚钱的营生,让自己的生活能够过下去,我看到的乡亲们都非常的努力。

为了帮助群众搬进新居,国家给予了大力扶持:每户补助5万,差额的部分由群众缴纳,积蓄不足以缴纳差额,国家再给予贴息贷款扶持。贷的款是需要偿还的,这也是很多群众所担心的。

甘红:很多人没有经济来源,一天就眼巴巴地坐着。

甘红家的贷款更多。为了解决后续生计,母亲将新居进行了修缮,开起了客栈,不过,客人有一搭没一搭的,经营状况一般。在这种情况下,甘红从城里回了家。

甘红:我就想自己能做点什么,让大家有一定的收入。


在客栈里,我们静静地听甘红讲着。讲到现状时,她眉头紧蹙,埋在心底的痛苦、担忧、迷茫展露无遗。甘红说,她发现自己暂时没有能力帮助别人,自家客栈面临的问题就足够让她头疼。

采访时,甘红的哥哥嫂子来了,他们家也开了一家客栈,他们是来向甘红取经的。


甘红哥哥:她的装修比较好,我没钱装修,就有个床铺有个电视,客栈就开了。

甘红哥哥家的条件要差一些,装修需要投钱,每一分钱他们投的都很谨慎。哥哥嫂子想装修自家客栈,甘红建议不要,原因是如今住店的人少,很有可能装修的钱都赚不回来。


甘红:我们最担心的是客源问题。

目前入住的多是工程队里参与重建的人,随着灾后重建进入尾声,甘红担心,她家,还有其他很多靠开客栈脱贫的人家,收入可能会越来越少,如果这种担忧变成现实,不用说脱贫了,把贷款还上都是难题。

客人:现在有没有房间呢,多少钱一晚?

甘红:88元。


客人:这么贵?给我们看下。


客源量是客栈生存的关键,就在甘红倾诉自己担忧的时候,来了几名投宿的客人。

客人:二楼有单间么?


甘红:没了,剩下的就是双人间,单间就这一个了。

这笔钱甘红没有赚到,她很懊恼。装修了,房间多了,类似的事情或许就不会发生,然而不装修,过段时间或许也没有人,客栈依旧是空的,客流量的问题,是甘红不断纠结的核心。


甘红:我们没有别的附带的可旅游观光的产业,除非这里建成了旅游小镇,才会有游客进来,但是很难。


甘红觉得,自家客栈与龙头山镇的未来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仅凭她一人,决定不了自家客栈的未来。

余朝伟:身体好点没有?


甘红:没有,昨天晚上肚子疼,事儿太多了。

与甘红说话的人叫余朝伟,听说甘红累病了,他赶过来嘘寒问暖。余朝伟是深圳前海智远行乡村发展咨询有限公司龙头山旅游小镇运营管理中心的负责人,此次前来看甘红,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


余朝伟:现在我们火锅店的名字已经确定了,叫龙头山椒林鸡火锅店。目前的核心问题还是店长谁来当。我们还是想尝试说服你,觉得你比较合适。

余朝伟的公司在龙头山搞旅游开发,火锅店是其中的一个项目。山里还是缺人才,甘红一直是他争取的对象。对于甘红来说,余朝伟带来了脱贫致富的希望,这是一个好消息。


余朝伟:我们要复原文化景观,第二块地震以及抗震救灾灾后重建这些板块,延伸出了大爱、党性等精神层面的文化,我们在后期上会将它塑造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另外,我们现有的防灾救灾体验馆,将塑造成安全教育基地。

余朝伟的一举一动,在甘红心中占有重要的分量,他的旅游开发,和自家的客栈,都是当地脱贫攻坚的拼图。


余朝伟:我想了解你的真实想法,是否真的没有时间。


甘红:咱们在商言商,我的真实想法是我要考虑收入。火锅店有30多个股东,如果我要全心投入,就要舍弃当下我正在做的事情。

如果答应余朝伟,甘红自家的客栈就没法开,于是她拒绝了余朝伟的好意。客栈是甘红的全部,它就像一艘船,装满了甘红的梦想,客源就像是水,它的多寡决定了梦想到达的远方。甘红说,她经常不停地想,旅游小镇一定要成功,余朝伟一定要成功,来龙头山的人一定要越来越多,那时,贷款能还上,贫困能远离,花朵更鲜艳,微风更和畅。


甘红:我们真的期盼政府能在这边打造特色小镇、旅游小镇,希望能有游客进来,这样我们才能有一个持续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