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善县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区县旅游   > >  永善县
魅力黄华,邀君进来品黄华的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2018/6/4 11:17:49来源:本站作者:管理员 浏览次数:338

务基出发,乘九点的汽车准时开往黄华。天公真是作美,小雨欲下无力,只是随风飘忽些雾气,让烟雨的感觉更加弥漫,这正是游古镇的最佳天气。车一路飞奔着直向黄华进发,行程约一小时即进古镇地界,十点整就到达了百年古镇——黄华。

下车后的第一感觉就是黄华干净、整洁,依山傍水的黄华,热闹中保留着一份恬静,临江屹立,宁静时恬淡怡人,热闹时车水马龙,犹如金沙江边一颗颗璀璨的明珠,光彩照人。


在黄华境内的“黄草坪”是清代“滇铜京运”的重要码头,也是金江航运的起点。作为溪洛渡水电淹没区内最大的文物迁移保护项目,将在黄华进行迁移复原。


据《永善县志》记载:黄华在清朝、民国时期是昭通到四川的交通要塞。境内有险峻的黑铁关和金锁关,与务基境内的回龙关并峙,合称“三关”。特别是金锁关,雄踞三关之中,以固若金锁得名。关上林木森翠,岩谷幽深,峻岭重重,望之巍然天际,路径羊肠最为险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雍正六年(1728年),云贵总督鄂尔泰派大将张耀祖、卜万年、哈元生率军征剿得胜,钦定县名为永善,建县于米贴。




提起金锁关,还有一段悲壮而难忘的红色记忆——1950年12月,叛匪龙奎垣占踞关隘,在剿匪战斗中,李文忠、赵善廷、赖天文等七名解放军战士,由于敌众我寡,直到弹尽粮绝,最后在金锁关云岚嘴奋身跳下万丈深渊,这惊心动魄的壮举,堪比世人耳熟而详的“狼牙山五壮士”。

黄华不仅属于现代,还属于历史。到了黄华,不看古建筑和文物古迹就等于白来,即使是门外汉,那富有古色古香的老街、碉楼、吊脚楼,充满神秘的僰人悬棺、含辉摩崖石刻、石拱桥、佛济桥,或多或少能让人体会到一些什么。

从金锁关下来,我们就被古镇的精致、婉约、青幽所吸引,开始对过去岁月的寻访。幽深的老街,修建在山坡上,自下而上,现住有八十多户人家,民间传统的铁匠铺、剃头铺等依然存在。太阳斜着射进狭窄的老街,给灰暗黝黑的街面一隅镀上一抹金黄。踏着被历史尘埃侵蚀过的石阶,在弯弯拐拐的小巷穿行,擦肩而过的风中不时弥漫着淡淡的清香。老街深处,两旁土木结构的房屋相连,后方的四合小院古色古韵,虽然显得斑驳陈旧,倒也彰显出古镇的岁月沧桑。立街多是铺面,楼上可住人,那些古老的客栈曾经接待的是来往穿梭的商人、马帮,而今却都是用来接待游客的驿站。打开窗户,恍惚间似乎回到了那繁华的年代。而横街铁匠铺里飞溅的炉火和叮叮当当的打铁声,配合得天衣无缝,街边屋檐下那剃头的白发老翁,缠着白帕、戴着老花镜穿针引线秀花的老妇,街边卖凉面同甘共苦的小夫妻,显得那么悠闲而自在。


走出老街,默默地沿路看着、想着,不觉来到了湖边,我静静地努力让自己的心更加贴近它。如果说大山和老街人家是黄华的骨架,那这流淌的湖水就是她的血液,历经百年还能保持如此身姿,外表宁静秀美,内心却博大深沉,不需任何修饰和张扬,就自然而然美在那儿,不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古镇像怀春的少女,带着些许羞涩,又隐藏不住内心被别人怜惜的激动,娇俏又不失稳重地迎着四面八方的仰慕者。


湖的岸边有挺立着茂密的老榕树,风吹树叶,发出沙沙的令人愉悦的声音。穿透树的阳光,落在地上斑斑点点,静静地坐在树下,吹着湿润的微风,静听江水的声音,心无旁骛,遍地闲情。之后,邀约四五个“临危不惧”的好友,登上巍巍而立的碉楼,临窗而坐,端起香甜纯正的包谷酒,一边把酒临江,笑谈古今,一边欣赏着精彩绝伦的狮舞表演,那简直就是一桩惬意的美事。


青山、绿水、凤尾瀑、古桥、僰人悬棺;古榕树、云梯街、吊脚楼、金江狮武舞、串串香、油炸洋芋……这些词条不能概括黄华的全部,但却不能被忽略,因为那是黄华的乡情、黄华的民俗、黄华的根、黄华的魂。


这就是黄华,可以使人沉醉其中而流连忘返,可以使人回味无穷而魂牵梦萦,可以使人思绪万千而终身难忘,可以使人抖落现代都市沉重的物质负荷,复归心灵的安宁。历史是凝固的现实,现实是流动的历史。黄华,并不适合匆匆的脚步,要想真正了解黄华、读懂黄华,只有褪去凡尘俗世的外衣,用一颗宁静的心沉浸其间,才能触摸到黄华的灵魂和内涵。